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建湖县好运来房产13092110009

网址:http://ychylywt.5858.com/hous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【未成年人免进】(八类好面相.江湖哑金算命术 )  

2014-11-20 08:30:04|  分类: 袁维涛算命大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美女   
江苏省建湖县好运来房产公司
袁维涛欢迎您!
建湖县城镇北小区1号楼.
手机:13092110009


58同城诚信商家 二手房房源展示   要看更多房源请您点下一页

区域价格内容

 八

  ;大家都希望自己在事业上有所成就,并为社会作出应有的贡献,展现出自己的人生价值,有的人在事业上大起大落,有的人在事业上步步高升。从面相上看,什么样的人在事业上蒸蒸日上呢?下面,我们来看一下吧。

 一、八字眉且眉毛浓密之人。八字眉的人他们做事不极端,性格平易近人,做事业沉得住气,如果眉毛浓密的话,则对事业有理想,思想比较积极上进,这类人往往在事业上稳步发展,一步一个脚印的去做,没有把握的事不冒风险,因此他们的事业属于蒸蒸日上的类型,不会出现起起落落。

 二、耳大垂厚之人。耳垂厚和耳朵大的人有福份,运势比较好且稳定,他们在事业多贵人相助,有得力助手帮自己拼博事业,自己无需努力太多,事业便会取得提升,这类人属于在事业上比较幸运的人,他们的总是能蒸蒸日上,取得好成绩。

 三、眼睛细长且眼神敏锐之人。长着一双又细又长眼睛的人一般多心计,如果眼神再比较敏锐的话,此人必多智多谋,在事业上有很好的眼光,对未来方向把握的比较准,一切皆在计划中,有着周密的思路,他们往往在事业上得到领导的重用,地位逐步得到提升,如果自己创业的话,且会逐步做大,不容易出现动荡,事业蒸蒸日上。

 四、天庭饱满地格方圆之人。天庭指的就是上额头,地阁指的就是下颌,面相中常以“天庭饱满、地阁方圆”来说明某个人的面相如何有富态、运势如何好等,如果一个人额头部份方圆饱满、下巴部分又敦厚富实,此类人做事有魄力,在运势比较稳健,不会出现起起落落,在事业上会逐步形成大的气候。

 五、鼻翼饱满、鼻挺而直、鼻头丰隆之人,这样的人属于鼻相比较端正,他们做事比较扎实自信,在事业上往往是胸有成竹,他们付出也特别多,不投机取巧,以常理思路去做,虽然他们在经济上不会一下子暴富,但他们在事业上会蒸蒸日上,会逐步变得富贵,地位稳步上升。

 六、嘴巴稍大且嘴唇微厚之人。好多事业上的成功者,他们的嘴巴都比常平常人大,且嘴唇微厚,特别是一些歌唱家和主持人等,这类嘴巴的人能说会道,说话总能恰到好处,让人愿意在事业上与他们合作,他们通过自己的言语,很容易获取别人的信任,这类长相的人,也属于有福份之人,俗话说嘴大吃四方,有吃福和富贵,同时,他们在事业也会蒸蒸日上。

 七、奴仆宫丰满有肉之人。奴仆宫的位置在下巴的两旁,称为悬壁的部位,在面相上表示统御能力,奴仆宫丰满有肉之人有很强的领导能力,可以统领很多部下,部下也特别愿意支持拥戴他们,服从他们的指令,跟从他们干事业的人随着时间的进展,会越聚越多,同时他们的事业会越做越大,地位也会越来越高,蒸蒸日上。

 八、眉头宽平且为国字脸之人。面相中的官禄宫和福德宫都在眉头一片,官禄宫又称事业宫,位居印堂之上,前额正中部,代表着事业,福德宫在前额左右眉毛的上方,代表着富贵,如果眉头又宽又平则代表着事业有成和生活富裕。如果再具备国字形状的脸,那他的事业会更加的稳定,且能蒸蒸日上。

  算命訣流口

 魁罡、雙宫透出,為人靈機應變,耳順心通。

 查八字,主人慈善純良,賦性樸實。

十靈進神,為人聰明敏捷,作事超群。

宫星顯露無破,郎廟之才,柱石之人。

宫星愷俤,相音軒昂,性優游而仁慈寬大為懷,豁達而和暢。

金自水清,主人豐姿,美而秀麗,性格純而聰明。

逢印綬,是以人多智慧而作事聰臥。

逢進神,智識定居人上。

偏官七煞,勢壓三公,愛軒昂而欺強扶弱。

食种無損格清奇,猶忌印傷反不宜。

傷官駕殺,性情如虎,急躁如風。

梟印當權,使心機而後勤;

偏正財露,性仗義而輕財。

傷官傷盡,多藝多能;月德入命,心善德厚,而作事慈祥。

魁罡性厲,為人聰敏,有剛斷明敏之才,無刻薄欺瞞之意。

魁罡主靈敏之機,坐下印綬,定招賢能之婦。

印臨子位,受子之榮,佳兒智慧。

食种生財,可許淑德之妻;財露天干,交朋必定有義。

財旺生官,自身榮顯。

官星受傷,尤恐仕路難成;若市井營謀,必獲大利。

若求利路,日後定為創業。

驛馬出外而興強。

莫道前途無知己,天下誰人不識君。

異日海闆任由龍變化,山高猶有鳳飛騰。

官殺混雜,勿向讀書爭榮辱,宜謀利路是變通。

傷官駕煞,不得手持七寸管,也當才冠六鈞弓。

傷官駕殺英華貴。

命遇三奇,為一品之貴。 

江湖哑金算命术 

 在各市场各庙会常见有一种相面的先生,坐在地上装哑巴。在他那摊子上有个玻璃镜框儿,内写“哑相”二字,或写“揣骨神相”四字。又在摊上写着:“坐地不语,我非哑人。先写后问,概不哄人。父母双全,父母不全,兄弟几位?妻宫有无?有子无子?子宫几位?”看哑相的先生便在摊上盘腿一坐(做这种生意都是地摊,按江湖人的规律是不准使高案子),用手指点行人“圆粘”儿(使游人围着他观瞧,调侃儿叫做圆粘儿)。游逛的人们见他装哑巴相面是为一怪,便都围着瞧着。作这种生意的人必须能“戳朵”儿,才能使的上“拴马桩儿”(管写字调侃儿叫戳朵儿)。还是倒“戳朵儿”(写挺好的一笔倒字),叫人看的懒得走啦,即是拴马桩子将人拴住了。  敝人曾看见他们在一块板上写“奉送手相”四字,写完了抬起头来,冲着观众“把点”儿(瞧着那位像花钱的,调侃儿叫把点儿)。譬如,看出这人面貌,便能知道这人的事情如何,调侃儿叫“把现簧”儿。把现簧儿不外乎由人的脸上察看“喜怒忧思悲恐惊”七个字的秘诀。例如某甲在商家做事,与同事的伙伴不和,有心辞事不干,还没辞哪,跟柜上告一天假,到各市场游逛散闷,要站在哑相摊前,面上必有忧容。相面的先生把出他的“簧头”来,冲他写“白送手相”。某甲伸出左手来,相面的冲他脸上一看,往某甲手掌上倒写四个字:“二虎争食”。某甲想他同人不和却像二虎争食的意思,他面上必显出一点笑容来,相面的先生就知道“簧头”对了,冲他往板上再写“你可相相面”?某甲问:“花多少钱呢?”相面的先生写出“四角钱”,在他犹疑之间,相面的先生便由他腿底下拿出一小沓纸条来,长约三寸,横有一寸多宽。先把这沓纸叫人看看,上头没字,名叫“亮托”,然后冲某甲面上一看,往纸上写上几个字,在他写这几个字的时候,封的很严,不能被人看见,名曰“护托”。写完之后,用手指着他摊上写的那“父母双全、父母不全”问某甲,某甲说:“我父母不全”。相面的先生把他左手攥着的纸沓儿亮给大家瞧,某甲与大众往他纸上看哪,真写的是“父母不全”!不明白江湖术的人们都得惊异了。然后再用纸写吧,什么“妻宫有无?兄弟几位?子宫几位?”无一事不对。某甲不由的自己掏出四毛钱来!  在敝人不明江湖事的时候,总想他那一小束纸条上写的事事都对。有一年在天津遇一位江湖友人X君,我向他问过哑相是怎么个生意?他告诉我是这……回事,我才明其究竟。  原来看哑相的先生们使的那小束纸,调侃儿叫“跟头幅子”,这跟头幅子是四层儿,未用之先,在各层张之上预先写得了“父母双全、父母不全、兄弟几位、妻宫有无”的字样,四层纸共为八面,有七面写好了字的,剩下一面随用随写,使用的时候,必须“护托”(即是不叫人瞧见的意思)。把手中的一束纸,按层翻着使用故此调侃儿管他叫“跟头幅子”。作这种江湖的生意(又名念语子金),必须先把跟头幅子像变戏法儿似的练好喽,运用自然了,然后才能上地作生意。可是一样,作哑金的就怕遇见弟兄十二个人,将跟头幅子翻碎了也翻不出一张兄弟十二位呀。在清末民初的时候,作这种生意的还能蒙住人。到了现在呀,亦是落了伍的生意了。哑金这种生意永远是撂地儿,不能“安座子”。什么叫安座子呢?凡是算卦相面的先生,不论在何处开设了“命馆”即是“安座子”,各市场庙会的座子都是使“老周”儿(六爻卦),“八岔子”(奇门卦),“拆朵儿”(测字)“治杵”(江湖人卦挣钱调侃儿叫治杵),还没有使“跟头幅子”的哑金安座子的事哪!金点中之戗金  江湖上相面调侃儿叫“戗金”的,又叫“戗盘”的,这种生意在金点这一门里数它最难做的。第一,相面的先生要长的相貌堂堂,气派要大,凭那人样子,再“挂洒火衫”,即是穿着阔绰,在地上一站就能唬的住人,调侃儿叫做人式压点。个中的意义即如唱戏的角色一样,必须有台风才能警人。第二得要“碟子”利落(即是唇齿之能)。第三得有“夯儿”(即是有嗓子)。有三样特长,然后才能拜师入门,习学“戗金”。若是没有这三大特长,干了这行亦是仅顾衣食而已。  投明师访高友,是生意人学能为的秘诀,凡是能够换钱的生意人,都是受过好“夹磨的”(生意人管得过师傅真传授调侃儿叫有夹磨)。有些个老学究们,在少年的时候正赶清末之际,读过《易经》。常言说,读过《易经》会算卦,他们到了无事可做的时候,就弄个签筒子,六爻卦盒,再有《渊海子评》、《卜筮正宗》、《万年历》、《麻衣相》、《玉匣记》往卦摊上一摆,坐在卦摊的后边死鱼不张嘴,等主道候客,又不会圆粘子,又不懂得“要簧”、“把簧”,又不会要钱,成天价在卦摊后边坐着发愣。要想挣钱哪,简直地说吧,是办不到的。江湖人管这种人调侃儿叫“空金点”,又叫“死空子”。这种傻念书的就是“攥尖”(江湖人管真能熟读相书、卜筮等书调侃儿叫攥尖)。不会使腥儿,休想能够治杵的(即是不能挣钱)。生意人虽投师受业学习使腥儿,可亦得懂得真的,亦得熟读卜筮星相各种书籍,给人算卦相面的时候,心里使的虽是腥儿,嘴里可要尽说书理,名为“腥加尖,赛神仙”,又说“相儿一包,空子一挑”,江湖人管最有能为的生意人,称为相儿。凡是相儿,平地抠饼,讲究的是手巾一条,铅笔一根,站在玩艺场,凭唇齿之能圆粘子挣钱。若是摆个卦摊,用的东西物件多了,摆着费事,运着亦难,生意人讥诮他是“空子一挑儿”。  相面的先生如有真传授,就能挣钱。真传授有五:一曰“前棚”,二曰“后棚”,三曰“玄关”,四曰“炳点”,五日“托门”。什么叫前棚呢?就是凭着他那玩艺场中一站,用嘴一聊,就能叫游逛的人们围着他不走,这种能为是第一手,叫做“圆粘”,圆好了粘子再用“韩信乱点兵”之法。什么叫乱点兵呢?用这种法子,就能把人拢住不走,又像拴马桩儿。他向围着的人们说:“别看咱们这场围着的人不多,内中的事儿不少,我用眼一看,就能知道谁有什么事。内中有两个人要找事做,还没有找着哪!内中有一个人心里不大痛快,要和别人打官司。内中有一个人心里很烦,他家里有个病人。内中还有一个人气色不好,正犯口舌。”他嘴里说着,眼睛不住地往大众脸上瞧着,这叫“观色”,又叫“把簧”。譬如某甲正要和人打官司,他听相面的先生说,这些人里有个人要打官司哪,他以为是说他呢,不由地心里佩服这位先生相法高明,心里一动,脸上就显形儿。相面先生见某甲脸上显形儿,就将簧头把过来了,然后就说:今天我还是不要钱,奉送相法,可不能全都送,就送七位。聋子不送,我说什么话他听不见,哑巴不送,我说什么他不知道,小孩不送,我说什么他也不懂。咱们有个主意,我有七个纸条儿,谁要愿意叫我白送相法,谁伸手,接着一张纸条,便算有谁一相。接着的亦别喜欢,接不着的亦别恼”。说到这里,他就散放纸条儿,围着的人都抢着接他的纸条儿,某甲亦接了一张。他送的时候向某甲先问:“你是那县的人呢?”某甲若说:我是房山县周口的人。相面的先生就向某甲说:“我看你的气色发滞,印堂发暗,目下你要和人家打官司对不对呀?”某甲说:“不惟先生你相的对,我还求先生细给我看看,我这官司打的能不能赢?”相面的先生说:“先不用告诉你官司输赢,我先给你相相你是为什么事打官司,叫大家看看我的相法如何?”某甲说:“你看看我为什么打官司吧。”相面的先生说:“你的气色犯小人,二虎争食。”某甲拍掌顿足的说:“真对,真对。”阅者看我写到这里必然也纳闷,他们相面的怎么会相的这么对呢?这可不是他按着相书用的功夫,看出来某甲要打官司,这是他们使腥儿要的簧头儿。阅者若问他们要的是什么簧头,我先向阅者诸君谈谈。相面的先生问某甲是哪县人,那不是问哪县的人,是要“地理簧”哪。什么叫地理簧呢?我先向读者诸君解释明白。我中国的地方很大,在早年清初的时代,是南七北六十三省,到了清末的时候有二十二省之多,四万万人民,都有一定的职业。可是一县有一县的特殊职业。譬如山东章邱的人,在家乡是种地务农啦,若是出门做事,有两个途径,他们的同乡在我国各省市、各商埠码头绸缎行做事的人很多,十有八九在祥字号做事。他们章邱县的人若在二十岁里外出门做事,都找他们的乡亲,同乡就能把他们荐在绸缎店里学徒。到如今祥字号的买卖外县人是很少的,都是他们本乡本土的人了。章邱人如若不愿奔绸缎行,还有一条途径就是打铁,当铁匠的人吃的道远道宽,就数着章邱人了。可是也有不奔那两条路的,干别的行儿虽有,亦是百里有一。相面的先生若能明白章邱县这种情形,就是他懂章邱县的地理簧儿。设若章邱人找相面先生谈谈相,相面先生只要一问他们,你是哪里人呢?他说出章邱县三个字来,就能知道他做什么事,穿的衣服干净利落,就是绸缎行的;穿的衣服不干净,就是打铁的。相面先生不用按着相貌上的五官看,就以他是哪里的人接着地理簧的情形,就能知道他是哪行的人,做的什么事。如若告诉他,我看你的相貌应当入商界,他准能佩服相面先生是有功夫的。这种地理簧是江湖金点十三簧里第一簧啊!我详细的解释这县的地理簧,阅者诸君便能了然个中的意义,其余各地勿庸如此絮烦,简单的谈谈,阅者便能尽知其详。各地出产是一个地方一样,人做事亦是各有一行。譬如,山西汶水县的人,都是在干果子铺做事的居多;山西榆次县的人,是粮行居多;山西五台人,军政界做事的多;山东烟台福山县的人,饭庄子做事的多;山东胶州人,在北平这地方说,在西四牌楼吃油肉行的多;山东曹州府的人,在军界入伍的多;直隶定兴县的人,是澡堂子、煤铺做事的多,干别的事儿虽有可是很少。算卦相面的如若不懂地理簧是不成的。若是见了山西人说是唱二黄戏的,那就不用挣他山西人的钱了。  那么某甲告诉相面的先生是房山县周口的人,按着地理簧说是应当如何呢?据敝人所知道的,那个地方的人十有八九都在煤窑上做事的,按着“现簧”说哪(江湖金点管明白人现在心里有什么事调侃儿叫现簧),凡是有矿产的人都免不了争夺的,揣情度理,他要没事,不能来到北平的。北平的最高法院是管附近二十县的,他猜着某甲来北平是上诉的,说某甲的气色犯“二虎争食”,某甲称为神相,是对了他的现簧了。房山县的诸君不要错会了意,敝人这种说法是借题说话,并不是褒贬贵处的人哪!务希原谅是幸。这现簧是金点十三簧里的第二簧儿。生意人要明白这第二道簧,较比懂得地理簧儿还难上一层。某甲若是佩服相面的先生了,一定得问他:“你看我打官司是输啊,还是赢呢?”相面的必说:“看你这气色很不好,轻者伤财,重者有危险。”某甲一定得害了怕。他们金点管用话吓唬人叫人害怕调侃儿叫“扣瓜”。他把瓜扣上了,某甲心里害了怕,若再问他:“先生你看我的官司究竟是输是赢?”他就不说了,又给别人白送相了。某甲因为叫他扣上瓜了,准站在那里不走的,等着花钱谈相了。相面先生施展他们的手段,某乙相几句扣个瓜,某丙相几句扣上瓜,有个七八个人“顶了瓜头啦”(即是有七八个人害了怕啦),他就要“插幅子”了。什么叫插幅子呢?相面的先生说:“真金不怕火炼,好货不怕试验。我送几句相法,是叫大家听听我的相法如何?送相就是几句,若是谈相可就多了。一辈子吃喝穿戴,衣禄食禄、父母死亡、兄弟几位,妻宫克不克,有无子嗣,几个儿子送终,得济不得济,士农工商应入哪界,富贵贫贱,穷通寿夭,为人脾气秉性怎样,少中老三步大运,哪步运好,哪步运坏,详详细细的把一辈子事都谈尽了,那才叫相面哪!那么要向你们谈相,要给多少相礼呢?黄金有价艺无价,我谈相是二块大洋。今天哪,我可不为挣钱,我为的是传名,常言道,人过留名,雁过留声。人过不留名不知张三李四,雁过不留声不知春夏秋冬。我为的是传名,今天谈相不要一块钱,每一相就收两毛钱,若是都谈相我可谈不过来。特别优待,为的传名,咱们是多了不谈,只谈八相。我这儿有八张纸条,哪位乐意谈相,哪位伸手,谁接着我的纸条有谁一相。接着亦别喜欢,接不着亦别烦恼。过了八位之后,如若再有人谈相,我还是要一块相礼,亦许你不谈,亦许我不相。哪一位要明白终身大事、富贵贫贱、目下的月令、吉凶祸福、进退方针,就接我的纸条。”说到这里他就散他的纸条。说:“哪位愿相,哪位接个纸条吧。”这时候别人还许怀疑,那被他扣上瓜的几个人就各自伸手接他的纸条儿。等到把纸条儿散完了,“戗金”的生意前棚的事算完了。挣的下钱来,挣不下钱,还得看他后棚的能为了。江湖人管散纸条儿调侃儿叫“插幅子”。等到把幅子插出去了,才能“乍角子”(管板凳调侃儿叫乍角子)拉开,叫“点头儿”“迫下”(江湖上管花钱相面的人叫点头,管坐板凳叫迫下),等到点头儿都坐稳啦,他就一点头儿“逼杵”了(即是要钱)。他向众人说:“相面可是先交相礼,相礼放在那里,相对了是我的,相不对了分文不取,毫厘不要,原钱退回。”于是向某甲、某乙挨着个儿将相礼要过来,都放在一处。这种钱虽到了手,还不能算完哪,还得再要钱哪。点头儿虽然花了两角钱,到了江湖人手叫做“头道杵”,此外还有“二道杵”、“三道杵”、“绝后杵”。要想往下要二三道杵,绝后杵,得会使“抽撤盘簧”了。就是用一种圆滑的口吻,乍听很有理。还有使“连环朵”的。在早年使用的旧法子连环朵儿,搁在如今可使不上了。在早年的人知识简单,最容易蒙哄。敝人先将早年使用的连环朵写出来,贡献阅者。然后再向阅者写出新的方法。  譬如,谈相的人向他问:“先生你看我有媳妇没有呢?”相面的先生就用笔在纸上写六个字:“鳏居不能有妻”。写完了这六个字,反向谈相的人猛势儿问道:“你倒是有媳妇无有呢?”这人说:“我有媳妇。”他就用手指着那六个字念道:“鳏居不能,你这人是不能鳏居的。”又往下念那两个字:“有妻。你是有媳妇的人。”这人便信服他相法有准,很是高明的。设若这人说:“先生,我没有媳妇。”他就用手指着那六个字念道:“鳏居呀,你这人是鳏居。”又用手指着往下念那四个字道:“不能有妻。我早就看出来了,你这人是鳏居呀,不能有媳妇。”这“鳏居不能有妻”六个字,说有媳妇亦成,说没媳妇亦成。江湖人调侃儿就叫“连环朵”!还有人向相面的先生问道:“先生,你看我父母在不在呢?父母全不全呢?  是都活着哪?是都死了呢?”他用笔在纸上写十个字,写的是:“父母双全不能克伤一位”。这十字分开来念,怎样都对。他写完了这十个字说:“你父母在与不在,是双全不双全,我都写出来了,你说吧。”这人说:“我父母双全,都在着哪。”他便用手指着这十个字念道:“父母双全。你看我这儿写着哪,是父母双全,你爹妈都活着哪。”又用手指着六个字念道:“不能克伤一位。你父母连一位都不能克伤,对不对呢?”这人真能佩服他。譬如,这人说:“我父母死了一位,活着还有一位哪。”他用手指着那十个字念道:“父母双全不能。你这人的相貌,父母双全不能。”又用手指着下边的四个字念道:“克伤一位。你把你父母克去一位。”这人还不信服他吗?譬如,这人要说:“我父母都死了。”他用手指着那十个字念道:“父母双全不能,说你这人父母不能双全。”又往下指着念道:“不能克伤一位。要克你父母啊,还是克伤两位哪”,这十个字的连环朵能有三种念法,亦很神秘。还有两个五个字的连环朵儿。譬如,要向他问“先生,我父母倒是死了一位,在着一位,你能知道我父母死的是哪一位吗?”他用笔在纸上写了五个字,写的是:“父在母先亡”。写完了他问这人:“我这儿写好喽,你说你是先死的哪一位吧”。这人说:“我父亲先死的。”相面先生用手指着这五个字念道:“父在母先亡,你父亲在你母亲之先死的。”如若这人说“先生,我母亲先死的。”他亦指着这五个字念道:“父在你父亲在着哪,父在嘛”。又往下念那三个字道:“母先亡。你母亲先亡,就是你母亲先死的。”这五个字的连环朵儿就是这样的用法。设若谈相的向他说:“先生,你看我有儿子没有呢?”他用笔在纸上写六个字,写的是:“命独不能有子”。写完,他问点头儿:“你有儿子没有呢?”这点头说:“我有儿子。”他就用手指着那六个字念道:“命独不能,你这个人有儿子,不是命独啊!”又指着那两个字道:“有子,你是有儿子的。”譬如,这点头儿说:“我没有儿子。”他就用手指着六个字念道:“命独,你这个人命太独。我这儿写着命独,你不能有儿子。”又用手指那四字念道:“不能有子。”这六个字的连环朵儿就是这个用法。譬如,点头向他问:“先生,你看我有几个儿子呢?”相面的用笔在纸上写上八个字,写的是:“一位有子不能二三”。写完了他问那点头儿:“你有几个儿子呢?”这点头儿说:“我有一个儿子。”他用手指着那八个字念道:“一位有子。你要有了儿子是一位,就有一个儿子,我看出来了。”又用手指着后面四个字道:“不能二三。你不能有两、三个儿子。”譬如,点头儿说:“我有两个儿子。”相面的用手指着那八个字说:“一位有子不能。你这人有儿子,不能是一位。”又念那两个字道:“二三。你有儿子或二或三。”譬如,这人说:“我有四个儿子。”相面的用手指着那八个字道:“一位有子,说你这一位可有儿子。我这儿写着哪,一位有子,你这位有子。”又用手指着那四个字念道:“不能二三。你有儿子不能是二三,一定是四五个呀。”这八个字的连环朵儿,就是这样用法。譬如,这点头儿向他问;“先生,你看我弟兄几位呢?”相面的用笔在纸上又写了八个字:“昆仲一位不能二三。”写完了问那点头儿:“你哥几个呢?”点头儿说;“我弟兄一位。”他用手指着那八个字道,“昆仲一位,你是哥一个。”又用手指着那四个字念道:“不能二三。你不能哥两个、哥三个。”譬如,点头儿说:“我哥儿三个。”他就用手指着那八个字念道:“昆仲一位不能。你这人不能是哥一个。”又念那两个字说:“二三。不是两个,就是三个。”这种连环朵儿若是在庚子年前后使用,社会里的人们都很诚实,点头儿能够花钱,围着瞧的人能够把不出腥来(把不出腥来即是看不出假来)。到了近来,社会里的人士全都开化了,“戗盘”的金点儿若是还使用这连环朵儿,这点头儿不醒攒儿(不醒攒儿是心里不明白),那围着瞧的人们也能把出腥来,亦能给他豁鼻子——说破了,给他搅的治不下杵来。现今社会里的人们知识进化了,那生意人挣钱也就难了。但有的生意人比早年挣钱反倒更多,江湖人的生意方法亦随着社会的风气大有进化了。阅者如不相信,你走到前门里外准瞧的见。有些个撒传单的人往那坐洋车的人怀里递传单,那传单上印着:“XXX大相士到平,现寓XX饭店三层楼上十八号房。”他那相法与众不同,有八大特色,录之如下:“一能知士农工商哪界作事;二能知父母妨与不妨;三能知昆仲几个;四能知妻宫有无,贤与不贤;五能知子嗣有无,何年立子,送终有几;六能知目下吉凶祸福;七能知现在所谋,问事成与不成,指定进行方针;八能知祖业有无。”后边还印着:“如不灵验,分文不取。谈相五元,暂取两角,每日只谈三相,过三相仍收五元相资。时间每日上午九时起至下午四时止,过时不候。”下署一班介绍人名,都是要人政客,或是社会中的闻人。不知内幕的,真不知他是什么人物。敝人在民国十年以前,走在前门,曾接到一张传单,上面印的是XX佛大相士谈相八大特色,敝人好奇心盛,要豁出几毛洋去谈谈相,找到了旅馆,向茶役问明号头,进到了大相士的临时相馆。屋里摆设的无论多阔,那是人家旅馆的,不足为奇。这位先生长的方面大耳,身体肥胖,穿着阔绰,好像个大富贵的样子,一嘴的文明词儿,谈吐文雅,凭他那“人式”就很“压点”。桌上放的润格是八寸宽二尺多长的玻璃框儿,内里宣纸写上八个大字:“贫不计利,富贵加增”。那些小字写的是:“粗谈相法一元,中谈相法五元,细谈相法十元,细谈流年三十元,细谈终身五十元,大富贵相百元。粗批八字两元,中批八字五元,细批。八字十元,细批流年五十元,流年加季六十元,流年加月八十元,流年加节一百元。趋吉避凶。重要方针,临时面议。”我看那“杵门”(价目多寡,江湖调侃儿叫杵门)开的觉着心惊不安。落座之后,有伺候大相士的茶役递给我一根三炮台的香烟,又倒了一碗热茶,那热气扑出来喷鼻儿香,那位相士向我问了问贵姓,恭喜。我喝下他那碗茶去,了不得啦,肚子里头轱辘直响,叫那碗茶打的心火下去,几乎中气不接。我抽了他那根三炮台的香烟,这位大相士才问我:“你是谈谈相吗?”我说:“不错,正求先生指教。”他用手往桌上一指,吓了我一跳,那桌上有个木板,写着:“已过三相”。我猛然想起他们的章程是:谈相一元,临时暂收相资两角,三相为止。如今他叫我看已过三相,那是告诉我,你要谈相呀,至少亦得花一元钱的。我虽明白他这个门子,哪时有人来谈亦是过了三相。本来嘛,人家住的旅馆,敬客都是三炮台的香烟,上等的香片茶,挣你两毛钱,还不够人家喝水的哪!此刻,有心不谈相吧,又怕人家“吾攻”(江湖人管不愿意、恼恨人调侃儿叫吾攻)我,幸而我前天当了五元钱的衣服,腰里还有三元多。我低声下气地说;“粗谈谈吧!”于是这位先生指着我的五官,如同法院过堂似的说了几句,我赶紧掏给人家一元钱。幸而没把当票露出来,若是把“拱页子”(即是当票)露出来,人家心里还不“钻钢”(江湖人管骂人调侃儿叫钻钢)啊!我没叫他们敲上,开了开眼界,花了一块大洋。若有块洋钱到了天桥谈相啊,能够谈十次的相,十位先生给我细谈终身哪。如今生活程度日高,江湖的金点亦随着潮流能挣大洋钱了
金点的水火簧
  相面的先生要想能够天天挣钱,必须懂得“水火簧”。什么叫水火簧呢?江湖人管几句话能套出人的穷富来调侃儿称为“水火簧”。做金点的人若是不知人家是穷是富怎样挣钱哪!他们可不是势力眼,不瞧人家的穿着,有些人家无恒产,连个职业也没有,你别管他是坑蒙拐骗,到了什么时候,应时当令的穿什么,到了冬天亦能穿上细皮袄,水獭领子大氅,水獭皮帽,由头上到脚下真能值个一二百元。你要问他是干什么事的,人家是耍人儿的。相面的先生遇见了这种人,若说他是富贵人,不唯他不信先生的相法,亦就不用挣他的钱了。乡下的土财主到了,别看他有几十顷地,开着几个大烧锅,到了冬天,在家中就穿个蓝布棉袍,出来有事应酬亲友,亦就穿个灰布皮袄,由头上至脚,衣帽鞋袜都算上亦值不了十几块钱。别看他的穿着儿不阔,家里的产业可有的是呀。相面的先生遇见这种人,要说他是个穷人,他如何能信,亦就不能挣他的钱了。亦有那有钱的人好穿好衣服,亦有那穷的穿不齐全的。总而言之,相面的先生要瞧人的穷富是不能以衣帽取人的。

 我谈的这“水火簧”,是一见面儿和谁谈上几句话,就能够知道谁是真穷、真富。还能知道谁是先贫后富、先富后穷,穷了多少年,富了多少年。我将这“水火簧”的用法写出来,阅者便知其详。譬如有人到了相面的面前说:“先生你给我相相面。”这先生就问:“你今年多大年岁,你媳妇多大年岁?”这人如说:“我今年三十二岁,我媳妇今年三十五岁。”相面先生听他所说他媳妇比他大三岁,就说:“按你这人的相貌,在幼年的时候运气很好,祖上根基不错,能够承受祖上的产业。”这人真是幼年的时候运气好,家中有祖上的遗产。他听相面的这样说法,一定信服他相的很好。阅者若问,他怎么知道这人是如此呢?我向阅者解释几句,阅者便能了然“水火簧”的奥妙。相面先生问这人多大年岁,这人告诉他三十二岁,亦没什么关系。他问这人的媳妇多大年岁,这人告诉他三十五岁,就由他媳妇比他大三岁,就能推测出穷富来了。我国的不良风俗就是早婚。有钱的人家是愿意子孙众多,人口昌盛;没钱的人家是怕人口多了无法生活。大凡有钱人家,十有八九都是财旺人不旺的。有了男孩,不等孩子长大成人,到了十三四岁就给儿子娶媳妇,甚至于有十一二岁就娶媳妇的,最晚不过十六七岁。可是孩子年岁小,娶个媳妇不能很小了,怎么亦得比少爷大个三四岁,十三四岁的少爷娶个十七八岁的少奶奶。少爷岁数小不懂事务,少奶奶十七八岁,女工针黹,做菜做饭,伺候公婆,样样都得能成,故此有钱人家早娶儿媳妇有两样好处:又能早抱孙子,又能有人料理家务。可就忘了少爷身体没长足壮,早娶媳妇,伤损身体了。早婚之害是说不尽的。江湖人不是净骗钱财呀,人情世态、社会学,都有深奥的研究啊!就以这早婚人家能推测穷富的“水火簧”来说吧,准能够用的上,百试百验的。故此相面的先生学会了水火簧儿,有人来谈相,先向人问,你多大年岁了?令正夫人多大年岁?谈相的人哪能知道这些事,绝不知道他是要“水火簧”啊。若遇有钱的人,在他父母在世的时候家遭兴隆,都是早娶媳妇,告诉先生他三十二岁,媳妇三十五岁,他说出来不觉悟,相面的先生可就明白了,他是“火码子”(管有钱的阔人调侃儿叫火码子)。譬如,相面的先生遇个谈相的人,长的约有三十七八岁,穿的衣服阔绰,问他多大年岁?他说三十七岁。问他令正夫人多大年岁?他说十九岁。相面的先生就能推测出来,他早年家境不好,他父母没有力量给他娶媳妇。直等他自己学好了能耐,能在社会里做事挣钱养家了,才娶上媳妇。他女人家还不是冲家当给的,而是冲他有能耐给的。有些人明白世故人情,养活姑娘要说婆家,宁给有能耐的姑爷,亦不给有产业的。有产业的人家有儿女都是溺爱,别看他家有产业,还不一定守得住哪!只要姑爷他有能耐,比姑娘大几岁都不在乎,姑娘过了门,绝不能跟男人挨饿。  凡是没钱的人家,有儿子亦不能早娶媳妇,一者没钱娶,二者娶过来亦没钱养活。就是父母给儿子张罗媳妇,他儿子年纪小又没学出什么能耐,又瞧不出准有来历,说媳妇亦是没人给。所以相面的先生遇见有人来谈相,如若说问他是三十七岁媳妇才十九岁,准知他是个“水码子”出身(江湖人管没有产业的人、贫寒的人调侃儿叫水码子),就说他少运不好,祖业不靠,自创自立。他听了准佩服先生的相法高明。说他走了二三年的好运亦能对的。以他三十七岁媳妇十九岁推测,他娶媳妇亦就是二三年,绝不是六七年的。若是六七年,他媳妇才十一二岁哪能娶呀。可是续弦填房者另说,不在此例。这是相面先生所用的江湖术中金点十三道簧里的水火簧。这种说法是在点头本身用的,还能往深里用哪。若问他祖父多大年岁,问他祖母多大年岁,亦能知道他祖父母当初穷富。如若点头说他祖父六十一岁,祖母六十四岁。要是按着水火簧推测,他祖父是十三四岁娶的媳妇,当年他家是有过家产的阔家呀。如若说他祖父八十一岁,祖母五十三岁,按着水火簧推测,他祖父就是个穷光蛋出身了。任他本人多阔,他祖上亦是贫寒人家。譬如点头儿说他父亲五十三岁,他母亲五十六岁。按着水火簧推测,他父亲的少运亦是不错呀。若是他父六十岁,他母五十岁,按着水火簧推测,他父亲少运不好,晚娶妻,亦是没有祖业自创自立的人物了。这是水火簧的深奥之法,能推测人三辈子穷富。可是,这样的推测在那个时代使用行了,若在大清庚子年前后,就不能这样使用的。八旗人家家中虽没有恒产,少爷有十八九岁,在弓房学会了拉弓射箭,赶上旗里出缺,挑缺的时候,一马三箭射中了,便能每月关几两银子的旗饷,一年四季能领到老米,或许有人冲他得了钱粮能给他个媳妇。若在那时代遇见八旗的人,用水火簧又不能按着现在的推测法了。彼一时,此一时。江湖艺人金点的水火簧,亦是随着时代性变迁使用的。江湖人对于世故人情亦是按着国家的制度、社会的变迁来研究的。他们的研究法是深入社会的,是深入农村的,绝不是闭门造车、关上门研究啊。多值得人钦佩。天桥的卦摊  东安市场问心处卦馆主人姓赵,天津人。原在天桥摆卦摊,算卦的人是拥挤不动,买卖发达了,迁至东安市场。有顺水万者(管姓刘的调侃儿叫顺水万),亦摆八岔子(江湖人管奇门卦调侃儿叫八岔子,是指其乾、坎、艮、震、巽、离、坤、兑、休、生、伤、杜、景、死、惊、开而言),见问心处营业发达,他仿着人家的名儿叫做闻心处,有欲占课之人到了天桥,找不着问心处,亦能撞着他闻心处。如同乡下人进城买刀剪一样,王麻子、汪麻子、真正王麻子、老王麻子,不准哪家一样买,买的是王麻子的东西,何分王、汪、老、真正啊!闻心处仿问心处,如卖刀剪仿王麻子一样。  闻心处的生意还真发达,他摆卦摊的地点在天桥永利居后身,支搬设帐,每天只卖百卦,多了不算。够了百卦的度数的立即收摊。我老云在民国十二三年常到他那摊上助威。天天到了十二点钟,他本人没到,就有人将摊摆上,占卦的人们就围着摊子来回乱转,等他等的如同盼星星盼月亮似的。他来了往摊后边一站,问卜的人们就争先恐后地抽签子,将签抽出来,抢着往他手里递,看那样子好像抢头彩似的。他将卦签接过去攥在左手,右手就摆起卦来将卦摆好了,向问卜人问;“这卦是你的?本人占?替人占?”如若问卜之人说:“自己占的。,’他就问“多大年岁?”问卜之人将岁数说明,他就往卦盘上一看说:“你这卦是因为心里犹疑不定,不知道奔东好,奔西好,是不是呢?”这人说:“是的。”他就说:“还是奔新路走好。”问卜的人,就给他二十枚卦礼而去。这样一卦一卦的算去,每天他能挣二百吊钱,一年三百六十天,天天如此,他的收入大有可观,听说他做了十年好生意,很落下不少钱。我向江湖人们探讨,闻心处的生意怎么会那样发达?他占的卦是否真灵?据某江湖人说:“闻心处刘某,所摆的奇门是‘腥盘’。”我问:“怎么叫腥盘?”某江湖人说:“奇门的盘,不是说那铜盘、铁盘、木头盘,是以那局式而分腥尖(腥是假的,尖是真的)。真的叫尖盘,假的叫腥盘。”我问:“什么叫局式?”某江湖人说:“他那卦摊上正当中摆着九个卦子儿。子儿上是乙、丙、丁、戊、己、庚、辛、壬、癸九个字,那九个字是以戊为头,按坎一、坤二、震三、巽四、中五、乾六、兑七、艮八、离九,八卦九宫摆成。如戊字在坎一,就叫一局,戊字在乾六,就叫六局。阳局顺行。例如阳一局是戊在一,己在二,庚在三,辛在四、壬在五、癸在六、丁在七、丙在八、乙在九,布成了就是顺行一局。阳有九局,皆是顺行。阴局逆行,例如阴九局,戊在九、己在八、庚在七、辛在六、壬在五、癸在四、丁在三、丙在二、乙在一,布成了就是阴九局。阴有九个局式,都是逆行。这局式到了冬至节以后,阳气上升,就摆顺行九局,到了夏至节以后,阴气下降,就摆逆行九局。至于戊字应落在几宫,则按照汉张良所定的阴阳十八局。凡是学奇门卦的人,初步就应当学摆局式,若买本《奇门遁甲》、《奇门大全》,《奇门五总龟》,任你有多好学问亦是看不会的。学摆局式,必有对于术学经验极丰富的人详为指点,才能学成。若真按着书理去学,至少亦得费一年半载的工夫,才能使好了。卖卜的人都是穷极无聊,摆个卦摊,挣钱就吃饭,如若学摆局式,费一年半载的光阴,得有多大的垫办?如若有钱,不是失业的分子,谁肯为奇门费几年的光阴。市井中卖卦的都是使腥盘,只要有人占卦,抽出根签来,卖卜的先生拿着卦签,啪……将四力:三十六个卦子儿排在一处,叫行外人看着好像工夫很熟,蒙住了外行人就能成了。行家能有多少?百年不遇。真遇上行家亦不怕,那懂行的人知道学奇门的难处,虽看出使腥盘来,亦不肯破坏他们的生意,亦不能和他们辩论真伪。闻心处的老刘便是使腥盘子的摆八岔的老合。”我问:“有使尖盘子的没有?”某江湖人说:“摆奇门卦使尖盘的实在太少,百里挑一,即或使的是尖盘,亦未必能够挣钱。”我问:“怎么使尖盘倒不能挣钱哪?”某江湖人说:“世上的人都是认假不认真。江湖人常说,一天能卖十石假,十天卖不了一石真。由这两句话考查,还是假的能挣钱。”我问:“用过真功夫的人,使尖盘怎么不挣钱哪?”某江湖人说:“凡是会使尖盘的人,都是书香门第,当初家道饶裕,生活无忧,读些年书,闲着没事,研究医卜、星相,买些个医卜星相的书,找几个高明人指教,消磨岁月,学成了术学,给人算着玩,消遣解闷。玩票成啦,凡是这种人,都不懂得卖卜挣钱。到了他们要摆卦摊挣钱的时候,必是家业衰弱,衣食两难,受了经济的压迫,才到街头卖卜。他们这种人,是文学丰富,术理精通;对于社会里的人情世故是不通的。就是将摊摆上亦是没有人占的,偶尔有占卦的又能挣多少钱?他只知学理,不知挣钱的诀窍,江湖管他们叫空八岔”。我问:“卖卜的有什么挣钱的秘诀?”某江湖人说:“当初有个算奇门卦的先生叫也非仙,他亦是个空八岔,在天津卫西城根摆卦摊,成天价愣着没人问卜,在他旁边有个摆卦摊的亦是摆奇门卦的,每逢人家那摊子摆上,问卦的人们立刻就将他围上。抽签问卦,争先恐后,买卖很是发达。也非仙看着人家那样挣钱,生了羡慕之心,他的灵机很好,有天那位先生将来到,还没摆摊哪,天就下起雨来,也非仙收了摊要回店,偏巧雨又住了,他不愿再摆摊儿,站在那先生背后,瞧他给人占卦。人家这位先生卦卦占的灵验,每逢断一卦,问的人就点头咂嘴说:‘先生算的真对。’也非仙瞧到末一卦,就听那位先生向问卦的人说‘你这人姓张?’问卜的人说:‘对了。’他又说:“你这卦是给你媳妇算的,问她的病好的了还是好不了?对不对?’问卜的人回答:‘太对了。’他又说:‘你媳妇这病还很厉害,须往北求医才好。’问卜的人说:‘我是在我们北边求的医。’那位先生说:‘赶紧抓药吧,吃下去就好了。’那问卜的人给了卦礼钱,欢天喜地的去了。也非仙等着问卜的人走了,他向那位先生问说:‘你这卦怎么算的这么灵哪?’那位先生说:‘你这人真是个空子(江湖人管不懂江湖事的人调侃儿叫空子)。我哪能算的真灵,我是会把簧。’也非仙又问道:‘什么叫会把簧呢?’那位先生说:‘将才问的那个人,我怎么知道他姓张呢?是我看见他那钱口袋上有三个字,是百忍堂,我才知道他姓张。’也非仙听着触动灵机,有些觉悟,忙问道:‘你怎么知道他媳妇有病呢?’那位先生说:‘我见他帽檐内掖着个药方,只见那药方上有红花、附子两味药,我才说他媳妇有病。’也非仙问道,‘看见他身上带着药方,就猜着他家有病人,这意思我明白了;你说他媳妇有病,是从哪里看出来的呢?’那位先生说:‘世上的人对于亲族骨肉,情义最厚莫过于妻子儿女,若是他父母有病,下这大的雨他就不出门了。我料他上边淋着,底下踏着泥水,必是给他媳妇抓的药。’也非仙说:‘对,对,是这样的。你怎么知道他是往北来医治哪?’那位先生说:‘适才下雨的时候,刮的是南风,这人前身没有雨点,后身肩膀上净是雨点,他不是从南往北来吗?我才断他往北求医。’也非仙点头道:‘是的,是的。’那位先生说:‘我瞧出他这几样破绽来,说行话,调侃儿叫把出簧来了。’也非仙说:‘你这把簧的本领教给我行吗?’那位先生说:‘传授你亦成,你得拜我为师兄,挣了钱都给我,白给我效一年力那才成哪!’也非仙说:‘我愿意了。’于是两人就商议成了,择了个吉日,请出位中保人,弄了桌酒席,也非仙就写字拜师兄,他师兄将圆粘子、把簧儿、迫响儿,推送点儿等等之法,全都传授也非仙。两个月光阴,也非仙将江湖秘诀学成了,再到各处摆卦摊,可不像以前坐在摊子后边等主顾候主顾了,他站在卦摊后边,几句话就能招一圈子人,将粘子圆好了,使诸葛乱点兵的法子,白送相法,小花腔使的最好(江湖人管八面儿调侃儿叫小花腔),给谁相面谁佩服他。他用拴马桩儿拢住了二十来个人,又说着说着岔到奇门卦上了,他说卦算的最灵,那二十多人,便这个算一卦,那个算一卦,算起来没结没完。也非仙是按着他师兄的传授,两只眼睛会把簧,两个耳朵会听飞簧,心头灵敏会使簧,给谁算卦谁说好,越有人算,算主越多,哪天亦能挣几块大洋,也非仙的卦摊比他师兄还多挣钱。还有些问卜的人在地摊上占完了卦,事后能够应验,接连不断的找他,能有回头主顾。”  我老云向某江湖人问过:“你说的这江湖秘诀,我是相信了,怎么也非仙的卦会有灵验哪,比他师兄还多挣钱哪?”某江湖人说:“他师兄是一腥到底的玩艺,也非仙是腥加尖的玩艺,故此比他师兄多挣钱。”我问:“什么叫一腥到底哪?”某江湖人说:“他们算卦的若是净会使手段、使腥盘、使簧头,不明白术学的原理,就叫一腥到底。”我问:“什么叫腥加尖哪?”某江湖人说:“如若卖卜的人先将《奇门大全》、《卜筮正宗》、《三元总录》等等的术学书理研究透了,吃江湖的行话叫攥尖儿,再学会了圆粘子、使簧儿等等的江湖法儿,使腥儿拢人,设法多挣钱,给人断卦,可用术学的真理给人决断。若能这样做就叫腥加尖。”说到这里,某江湖人就说;“也非仙从前是个读书人,将术学的真理研究好了,因受经济压迫,在街上摆卦摊挣些钱维持生活。不料他是个不懂江湖的空金,成天价愣着不能挣钱,他就拜了江湖人为师兄学会了江湖术。他又明书理、又会使江湖术,可就火穴大转了。凡是在他那里问L的,十有五六能够应验。问过卜的人对他有了信仰心,就都常去找他问卜。他师兄是腥到底的,占了卦不灵验,沙锅砸蒜,一下子算完,绝不能有回头主顾,所以买卖不如也非仙。”  我听他所说的这些事才知道,社会里的事,最难学的是世故人情,江湖中的秘诀,亦是从人情里研究出来的,“练达人情皆学问”,诚然不假。我问某江湖人:“江湖中的秘诀,以哪种最好?”某江湖人答道:“金皮彩挂,各门皆有秘诀。就以江湖中算卦相面的使用的秘诀来说吧,最好的是方观成的《玄关》。”我问:“方观成的《玄关》是怎么回事?”某江湖人说:“方观成是个才子,做过清朝的大官,在他不走运的时候,穷极无聊,摆过卦摊。他以人情世故研究出一部《玄关》,凡是算卦的人,能得着了《玄关》,不论是什么人来问日目瞪都能当时就灵。那《玄关》是江湖金点中的无价之宝。”我问:“那《玄关》中的秘诀,阁下能知晓吗?”某江湖人说:“知道些个。”我问:“阁下能否告诉我一二?”某江湖人说:“我列举一事,你听了就能知道《玄关》的奥妙了。”他说到这里,就说:“有个问卜的人到卦摊上问卜,抽了一根卦签,往摊上一扔。算卦的先生问:‘你这卦是给人占还是自己占哪?’问卜的人说:‘是给我母亲占的。’那算卦先生说:‘你母亲的岁数多大呢?’问卜的人说:‘六十二岁了。’算卦的先生往卦盘上看了看,然后说道:‘你母亲这卦是天芮星压运,主有灾病缠身。’问1、之人立刻就得说:‘不错,我母亲正在闹病哪。”’我问:“这样断法是卦里断出来的,还是江湖中的《玄关》呢?”某江湖人说:“这是《玄关》中的秘诀。你想,六十多岁的老太太,叫人给她问卜,除去有病还能有别的事吗?”我说:“是这个意思。”我问:“《玄关》就是这一样吗?”某江湖人说:《玄关》秘诀共有八百余样,要学亦是不易。”他将个人所有的《玄关》取出来叫我观瞧。我看那头一篇上写的是:<方观成之玄关先师化道,不出天地范围,一理贯通,能使人超悟。一入门先猜来意,未开言先要拿心。洞口半开,由此挨身而进,机关一露,即宜就决雌雄。要紧处何劳几句,急忙中不可乱言;只宜活里活,切忌死中死。捉鬼擒妖,使他心悦诚服,激情发意,探面色、口风定贵贱,勿看衣裳断高低。宜观动静,到意温和,正是吉祥之兆,来人急骤,定是凶险之因。斜盼连观,预虑其差头,寻事人来,察数理,可推及得失。奴仆成群,亦有奸恶,同友并队,岂无刀凶。若问流年行运,必收放而言,有问宜缓答,无语少先声,我要问他须急快,他来问我莫慌忙。忤时假装怒,隆时假陪欢,他喜我偏怒,他怒我偏欢,冷处要生急,急处要生冷。先忤后隆,术中妙诀;轻敲响卖,秘内元机。父来问子必有险,子来问亲亲必殃。幼失双亲,难许早年享福;晚来得子,定然半世奔波。若年高功名必冷。心粗胆大,刑险将来。妻克重重,内有生离恶土,子孙叠叠,岂无子孙愚顽。若染私情,夫妻定然不睦。交多朋友,父母岂不憎嫌。老妇再嫁,谅必家贫子不孝;少年守寡,要知衣食丰足。观门户能知勤俭,看茶汤可决妻能。老夫奔波无好子,家有孝子岂用老翁赶集。儿衣齐洁有良妻。幼酌在宫,多有欺凌之事,老娶娇妇,难逃欺女之端。芝兰当分荆棘,瓦砾要辨金珠。清高多贵人之提拔,富贵有嫉妒之异端。商人忤兴废,奸者虑官非。湖海客来谈贸易,缙绅人至讲经纶。闹市人家,须防火烛;荒村野店,宜虑强人。家从亲手而兴,胸有智略;业为自己而败,性爱风流。逞英才,好风月,家资萧索;爱朋友,结弟兄,手内空虚。帮衬假奉承,语中有刺;欲要吐,欲不吐,随卖随封。得钞时休言多寡,卖响处灭迹藏形。失撇宜留后意,受擒作佯。逆来顺受,不可忤悖;顺中有逆,须详有假。是忤必响,是隆必倒。进退两难,宜思拔法;断谈有势,须考心传。一篇通江湖之木,数言开造化之机。平时不研求,一时岂能决断。
  我老云看罢这嚷玄关》,仍然不解其中意义。向某江湖人恳求,叫他按着江湖的意思向我一一的解释。某江湖人不肯给我解释,叫我自己参悟。我求之再三,他只讲那《玄关》中的“老妇再嫁,谅必家贫子不孝;少年守寡,要知衣食丰足;儿衣齐洁有贤妻;老夫奔波无好子”。说给我了,我将他所说的意义,录之如下。某江湖人说:“譬如,有个算卦先生往各街巷中敲打竹板兜揽主顾,有一家出来一位五十多岁里外的老太太叫算卦的,那算卦的先生未曾答言先把簧,把簧的意义有:先看她穿什么衣服,什么长相,面貌上的形容喜乐悲欢,就能不用问她,将老太太的事预先知道了。如这老太太描眉打鬓,穿的衣服鲜艳,就可以明白,她那大年纪,土埋半截了,还这样修饰,一定是“老妇改嫁”。如若是老了,丈夫不在,或是尚在,安分守己过日子,哪能那样打扮?这算卦先生随着老太太到屋里,没落座之先,得先看屋中的摆设,好知道她的穷富。看她屋内的人共有几位,亦能预测出来她的家境。大凡妇人占卦有两样儿,若是屋内人多、三姑、六婶、八姨、二舅妈,满屋子是人,将算卦的先生叫进屋来,先生一看就知道是问喜事,什么要生养了,是生男孩呀,是生女孩呀,姑娘有婆家,儿子说媳妇,合个婚,择个日子,绝离不开这几样事。如若妇女们心中有了烦恼的事,有了凄凉的事,要想找个算卦的,算算个人的心事,绝不叫她亲族骨肉、院内街坊知道,悄悄地叫算卦的进来,好问个人的心事。有病的人,心中事不瞒医生,问卦的妇女有了事,无论多么严密亦不瞒先生。算卦的先生到了屋中,如见没有人,就能猜透老太太定有伤心事,最难过的事儿。如若屋中有一两个人,亦是与她不是母女,便是婆媳。算卦的落了座,问她给谁占卦?如若老太太说给自己占,算卦的先生用八面风的卦语,如同摆八卦阵一样,然后再问她什么事?如若老太太问她将来如何?不用问她的身世,就知道她是老妇再嫁。再嫁之后,丈夫的感情多好,究竟半路夫妻,不如从小的夫妻。算卦的先生遇见这样事,看卦上的卦象是假,按照人情中的感慨话语,向她断卦,准能句句说得老太太点头咂嘴,心中佩服。如若断她命苦心善,无好儿女,或是说她命里孤独而贫,管保准对。譬如,算卦的先生走在一家门前,出来个仆人叫算卦的。算卦的先生看他门户整齐,进了院子,门房有男仆,内宅有女仆,屋内摆设不是洋货,花梨、紫檀、硬木桌、郎窑瓶、官窑罐,主人是个二十几岁的少妇,长得艳若桃李、冷若冰霜,一身素服,眼前有个三四岁的小男孩。算卦先生落了座,问给谁占卦,这位少妇说给小孩算算命。算卦先生问明了小孩生辰八字,用《万年历》将八字的四柱财、官、印、受都按好了,用一句话就能要出簧。头一句冷不防向少妇说:这位少爷的八字克他父亲。嘴里这里说,两只眼睛看着少妇,如若少妇显出悲惨来,一定是她丈夫死了,穿着是丈夫的孝,被算卦先生一句冷钢儿引起她的伤感来,就要出簧来,知道她是青年守寡。按着方观成《玄关》断她衣食丰足,准能对的。摆卦摊的先生,遇有六七十岁人问卜,问做买卖兴衰,谋事能否有成,就按着方观成的《玄关》年老奔波无好子的断语,准能对的。如若有三十多岁的男子,带着几个小孩,穿的衣袜鞋帽整齐洁净,就按着方观成《玄关》儿衣齐洁有贤妻,准能对的。”
  我听了某江湖人说的,方知《玄关》奥妙无穷,再看他那《玄关》的第二章,他不让看。就是再看第一章亦不叫看了。最后我问他一句:“闻心处的卦是一腥到底呀?还是腥加尖?”某江湖人说:“他的本领并不高明,腥的亦不到家,尖的亦有限,只是他有五六个贴靴的,弄的很火炽。江湖人宁愿使十三道簧,按着《玄关》推测人的事,都不愿用贴靴,即或挣了大钱,江湖人亦讥诮他仗着敲托的,不算真本领。”(管贴靴的调侃叫敲托的)。

 2014年09月02日 - 建湖縣好运来房產 - 建湖县好运来房产13092110009 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